最新信息
热门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 媒体关注 > 正文

云阳局四项措施推进农村土地制度改革

发布人:系统管理员 发布日期:2017/11/3 来源:本站 浏览:次 字号:

改革攻坚,一分部署,九分落实。近年来,按照“对标对表抓改革、亲力亲为抓改革、敢作敢为抓改革、善做善成抓改革”的工作要求,县国土房管局从健全完善农业农村用地政策、出台支持旅游发展用地政策、构建农村产权流转服务体系、深化地票制度改革等方面加大工作力度,持续推进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工作,取得明显成效。

一是出台《落实农业农村发展用地政策促进农民增收的实施意见》(云阳府办发〔2017〕84号)。提出了总体要求,明确了指导思想、基本原则和总体目标;从加快村规划编制、明确村集体建设用地标准、支持设施农业用地、多渠道支持渠道支持发展村级集体经济、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设施用地、支持农业产业园区发展用地、支持林业设施建设、促进森林旅游业加快发展、支持保护传统村落和传统民居用地等八方面提出了规范和促进农业农村发展用地的政策措施;从鼓励使用农村存量集体建设用地、支持利用农村闲置集体建设用地、整合利用零星、分散的集体建设用地、开发利用“四荒地”等资源、合理利用新增耕地、积极盘活林地资源、充分利用农村闲置房屋等八方面提出了盘活农村相关资产资源的政策措施;从加强统筹协调、完善配套措施两方面提出了组织领导与配套保障要求,既明确提出了哪些农业农村发展用地“可以用”的问题,又较为细致地解决了“怎么用”、“如何用”的问题。《实施意见》的出台,将更加有力地保障农村发展用地,提高农村土地房屋等资源的利用率,加快发展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增加农村发展活力,加快增长农民收入。

二是专项出台《关于支持旅游发展用地的实施意见》(云国土房管发〔2017〕219号)。明确了目的意义、适用范围、基本原则;从科学编制旅游发展规划、因地制宜编制村规划支持旅游发展、适时调整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合理布局建设用地等三方面强化了旅游发展用地的规划;将旅游项目用地按自然景观用地、公益性旅游设施用地和经营性旅游设施用地实行分类管理;从加大点状旅游项目用地的供应力度、支持使用荒地、废弃地等建设旅游项目、鼓励开展城镇低效用地再开发拓展旅游发展空间、支持旅游项目新业态发展、鼓励使用农村集体建设用地发展乡村旅游等五方面提出了旅游发展用地保障措施;从建立部门共同责任机制、实行项目用地动态监管、严格旅游业用地管理三方面提出了旅游用地服务监管要求。《实施意见》的出台,将切实保障旅游发展用地空间,推动全县旅游事业健康、持续、协调发展。

三是培育发展农村产权流转交易市场,规范农村产权流转交易行为。拟制了《云阳县农村产权流转交易管理实施办法》,依托重庆农村土地交易所、县农村产权交易、乡镇农业服务中心、国土房管所等平台,建设市、县、乡农村产权流转交易市场,着力构建市、县、乡农村产权流转服务体系。《管理实施办法》共分为总则、交易品种、交易服务机构、交易程序、交易行为规范、纠纷调处和监督责任以及附则共七个章节,已征求相关部门意见,即将呈报县政府常务会审定。在制定《管理实施办法》的同时,依托现有条件,积极主动服务农村产权交易,保障流转交易各方合法权益,促进农村资源要素优化配置,推动云阳县农村产权流转交易工作开展,9月30日,经重庆市农村土地交易所审核通过并配号成功,云阳县农村产权流转交易中心完成云阳县虾矛坝果树种植专业合作社、云阳县大包梁核桃种植专业合作社和重庆市神川农业开发有限公司涉及的3笔农村产权流转交易鉴证,三家单位分别取得了云阳县外郎乡外郎村和五峰村共计1828.6亩承包地12年的经营权,流转用途为樱桃、核桃、柑橘等农业种植,惠及农户达176户。这是云阳县农村产权流转交易中心成立以来办理的首批流转交易业务,标志着我县农村产权交易中心正式运行,同时也为加快我县农村产权制度改革,规范农村产权流转交易,促进农村资源要素优化配置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四是深化地票制度改革,健全农户自愿退出宅基地的有偿退出机制。我县从2009年开始实施农村建设用地复垦和地票制度改革相关工作,截至目前,共备案入库项目568个,备案入库规模29589.15亩,除今年6月14日备案入库的26个建卡贫困户项目879亩正在抽取施工单位即将实施外,其余项目均已竣工,其中通过市级抽查确认项目401个,备案入库规模22365.6855亩,扣除群众反悔和政策性扣减面积后,取得合格证面积17874.9435亩。截至目前,已实施地票交易项目336个,交易面积15588.96亩,获得地票价款30.295亿元,其中到位资金约27.9217亿元。正在交易项目29个,交易面积1149.06亩,预计可获得地票价款2.1832亿元。八年来,地票制度改革对耕地保护、农民权益保障、统筹城乡土地利用、助推相关改革等方面作用日益显现:形成了“自愿复垦、公开交易、收益归农、价款直拨、依规使用”的制度框架;实现了农村建设用地减少和城镇建设用地增加目标,优化了城乡建设空间布局;发挥了市场机制在土地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盘活了农村土地资产;大幅度提升了农村土地资产价值,有效增加了农民财产性收入;壮大了农村集体经济组织财力,助推了“三农”发展。

1 [2]